☆中国时报影剧新闻                    ☆娱乐好康、赠票活动,请点这里!                    ☆掌握最新一周电视收视率                    ☆【连络中时娱乐网】 合作洽谈、新闻稿发布                    
  • 引用
  • 转寄
  • 打印
  • 字体:

新电影到新势力

  • 2012-08-05
  • 中国时报
  • 陈幸芬/记录整理

 时人鲜语主持人:闻天祥(影评人)对谈人:侯孝贤(导演)、钮承泽(导演)、林书宇(导演)

 创作永远要有如果

 闻天祥(以下简称「闻」):台湾新电影是三十年前开始的一段往事,但是新电影运动里的精神或拍摄方式,在目前的电影创作依然可以看到。80年代的台湾电影,尤其侯孝贤导演的作品,几乎订立了台湾新电影,不论是视觉或是叙事上的主要特征。

 侯孝贤(以下简称「侯」):其实我们年纪差不多,正好碰到中影公司明骥明老总,他进中影制片厂第一件事是办集训班及短片制作部。像廖庆松、李屏宾、杜笃之都是他培养出来的。

 杨德昌有一个特殊的眼光,是我们本土没有的。我最早是拍都市喜剧商业片,那时候非常卖座。杨德昌回来以后,被他们影响,从《风柜来的人》开始不卖座。明骥那时候已经是中影总经理,就找吴念真、小野进去拍了《儿子的大玩偶》,可惜他只当了三年总经理。后来解严我就拍二二八大卖座。他们说《悲情城市》是新电影的终止,我想是因为那个时代氛围没了。

 钮承泽(以下简称「钮」):这是我最紧张的一场座谈会,我跟侯导从来没有以导演的身分,在同一场活动对话。《小毕的故事》对我而言是一次非常特别的经验,是我电影生命或演员生命的一次启蒙。侯导不要求我们演出一个什么状态,而常常给我们一些情境,看我们会怎么样。侯导的要求连结到我少年时代的记忆,让我知道了一件事,就是创作永远要有如果,永远要还能怎么样,永远不是一个想当然尔的制式反应与想象。我当导演的时候常跟演员说一句话,永远不要用你的表情演戏,要用你的眼睛演戏。这是十七岁时侯导跟我讲的。

 他留给我很多很棒的事情,并且传承下去。后来拍了《风柜来的人》,看试片我就睡著了,这电影怎么这么闷啊!侯导从此踏上他艺术追求的道路,并且顶著票房毒药的头衔,奋斗不已。

 他对我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我一直非常尊敬侯导,视他为父亲。如果我中了乐透,我要指使他拍电影。侯导真的很屌。可是我不要当他。我像一个得不到父亲肯定的儿子,明明那么努力。我发现其实侯导好爱我,他永远有一个比较严苛的标准,提醒激励著我,希望我可以做得更好。谢谢你给我的爱,我也很爱你。

 向台湾新电影致敬

 林书宇(以下简称「林」):我国小跟著家人到美国去,那时候看到《冬冬的假期》,是第一次接触台湾新电影,每一个画面都印象深刻。青少年时期看了杨德昌的《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给我的影响力非常强烈,我好希望电影不要结束,继续演下去!

 虽然我完全没有跟上台湾新电影运动时代,但《九降风》开拍没多久,我强烈感觉到,我在做的事情完全跟台湾新电影是接近的、一样的,是写实的、个人的故事。我甚至坚持一定要回新竹拍,因为这是我自己的成长故事。很多扎根的影响,是从台湾新电影来的。

 闻:豆导拍《艋舺》也是聚焦80年代。有特别的意义吗?

 钮:80年代是我的青春岁月,是台湾非常非常特别的年代,整个台湾社会剧烈摇晃,政治即将开放,经济即将发展。就像书宇的《九降风》一样,我在《艋舺》里面也放了一些对新电影致敬的符号元素。

 闻:侯导或豆导的作品,好像都要拍自己的故事,《九降风》也是吗?

 林:那时候抱著可能是我最后一部片的心态来拍;弄了那么久,得到这样的机会,有辅导金,有香港人投资,所有想说的东西所看到的环境,全部塞在这部电影当中。那时候也不知道旁边的人在做些什么,只是埋头把自己的成长故事,想办法说到最好。

 胡幼凤(台北电影节总监):豆导有没有想过请侯导当你电影中的演员?

 钮:整死你。

 侯:我不会让他整的,我去了就变成我是导演。

 钮:侯导应该是个满过瘾的演员。好,下次来试戏啦!

 不忘初衷继续前进

 闻:台湾新电影时期,气氛其实很独特,无论从海外回来或从本土产业冒出来的这些人,对电影概念开放,而且彼此激励。

 林:我觉得那是一个自然形成的状态,一群志同道合的人,面对不好的环境,所以经常聚在一起聊,我给你一点意见,你给我一点意见。然后谁终于有机会拍了什么片,我们每个人一定会去现场帮忙。大家彼此互相鼓励帮忙,或是外界还没肯定我们之前,我们自己给对方肯定。

 钮:三十几年来,看着这个产业由兴而衰然后重生,我有很深的感慨。如今我们彷佛可以站在巨人的肩膀,想象另一个更宽广的世界。我有个很强大的信念,期待台湾电影工业将真正重建,华语电影国都得以真正降临,在这样远大的目标之下,我觉得彼此的合作,彼此的付出、传承,都是必要的。我只能说我们何其幸运,我们在做我们相信的事情,然后有机会完成,因为热情,因为这个世界的期待,因为自己命运的驱使,所要拍出的那一部一部电影。

 最惨的时候已经过了,但是电影工业的重建绝对不是几部卖座电影的出现,就可以完成的,接下来才是我们真正的挑战与考验。我希望我们永远都不忘初衷地想要拍出自己心里面最好看的那部电影,我也相信,可以透过这一部一部我们觉得好看的电影,来让全世界变得更好。

更多电影焦点新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