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时报影剧新闻                    ☆娱乐好康、赠票活动,请点这里!                    ☆掌握最新一周电视收视率                    ☆【连络中时娱乐网】 合作洽谈、新闻稿发布                    
  • 引用
  • 转寄
  • 打印
  • 字体:

我们的音乐课:影响台湾80’s后的音乐创作力(书摘)

  • 2012-05-31
  • 中时娱乐
  • 丁晓雯

呈现大学城11年的黄金岁月,从电视节目到大学城创作歌谣比赛,每一届的人物、故事和歌曲,对现在流行音乐界与80年代年轻人,产生深刻的影响。
◎无论你是喜欢唱歌、写歌,还是听歌,透过重现当初民歌运动的精神,触动你持续不坠的热情。

 〈关于作者〉丁晓雯
大学城歌手,也是著名音乐创作人、资深唱片制作人与歌唱比赛评审。创作歌曲不胜枚举,包括小虎队的〈青苹果乐园〉、林忆莲〈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陈淑桦〈爱得比较深〉与王力宏〈你是我心内的一首歌〉等4百多首。

有没有一种可能,我们可以重现当初民歌运动的精神,从生活中去观察去寻找创作的灵感、去撷取身边片刻的感动,先不论这首歌有没有市场,先不论这首歌会不会赚钱,就只是单纯的为了喜欢音乐、抒发自己的热情与想法而写歌呢?

拿起吉他 唱自己的歌

假如我是一只杜鹃,让我来为你歌唱

歌唱那穷苦的岁月,也歌唱那无尽的悲伤

假如我有一把火炬,让我来为你点燃

照出你眼中的火光,也照亮你前进的道路

假如我有一只喇叭,让我来为你吹响

吹响这时代的号角,也唤醒我亲爱的同胞

我们大家都是歌手,让我们一起歌唱

歌唱那美丽的河山,也歌唱我亲爱的家乡

──李双泽遗作.〈我们都是歌手〉

横跨70年代至80年代,台湾的大学校园吹起一股「唱自己的歌」的民歌风潮,从台湾大学、淡江大学开始蔓延,改变了当时以翻唱美日等国流行歌曲为主的国语歌市场,替当时充斥著风花雪月歌曲的流行歌坛注入清新的能量。这群民歌手,以纯真、直接的学生力量,写自己的歌、唱自己的歌,透过一首首「校园民歌」,唱出对当时社会的观点、对家国的情怀、对文学的景仰及对乡土的热爱,歌词朴素却寓意深远,旋律清纯但引人入胜;而最特别的是,为了呼应当时的民歌风潮,竟也产生了专门编写吉他和弦简谱的出版社:还记得那小小一本、可以随身携带的《弦》吗?在当时,拿著吉他在校园里的草地上唱民歌,更是青年学子热门的课余活动。

70年代的台湾,正处于转变的阶段。对外,台湾的国际地位动荡;对内,一股渴望有自己文化的思想正在酝酿;而就在美国总统尼克森访问中国大陆引发学生的反美情绪之际,「想要唱自己的歌」这样简单直接的想法,渐渐地在几位民歌的开创者心中浮现。

美丽的稻穗

胡德夫 传唱卑南民谣

1972年,胡德夫22岁,为了筹措父亲开刀的费用,他每天晚上在哥伦比亚大使馆咖啡厅里唱歌。

隐身在钢琴之后的他,总是应客人的要求,唱著流行的、通俗的西洋歌曲;那时候,杨弦是咖啡厅里的常客,也常上台演唱一些自己拿手的英文歌;在那个国语歌曲充斥著风花雪月的、男女情爱的年代,唱西洋歌曲似乎是理所当然的受欢迎,直到有一天,他认识了那个要求他唱自己的歌的李双泽。

「你是卑南族吧?你们有没有自己的歌?唱一首你们自己的歌吧!」

胡德夫犹豫了半天,终于唱出了小时候父亲唱过的〈美丽的稻穗〉,而这首卑南族语的歌谣,从此成为胡德夫最鲜明的印记。歌词内容讲述了,美丽的稻子,丰收的季节,人们造林为了制造船舰,将盛收的稻米与船舰,寄送给在金门当兵的弟兄们。

〈美丽的稻穗〉就像个种子,在杨弦、胡德夫、李双泽三个背景不同的年轻人心里落了地,那个「要唱自己的歌」的想法,悄悄地生了根、发了芽。(更多精采内容,请详见时周文化《我们的音乐课:影响台湾80’s后的音乐创作力》)

更多充电一番新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