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康☆参加Joanna王若琳活动拿Pringo 随身印相机!                    留言☆就有机会参加4/18蔡秋凤小巨蛋演唱会!                    中时电子报☆实时娱乐新闻                    ☆「鸡排妹」郑家纯呛辣登《GQ》...请看GQ专栏                    娱乐情报☆掌握最新电视收视率,请点这里!                    ☆【连络中时娱乐网】 合作洽谈、新闻稿发布                    
  • 引用
  • 转寄
  • 打印
  • 字体:

吸血鬼猎人林肯(书摘)

  • 2012-07-03
  • 中时娱乐
  • 赛斯.葛雷恩─史密斯

赛斯.葛雷恩─史密斯以日记为形式,在林肯的生平中,添加了复杂又惊悚的吸血鬼元素,创造出一种新奇,又极具说服力的小说情节。
◎世人以为他是解放黑奴的历史伟人,其实他真正身分是 史上最强吸血鬼猎 人…。

〈关于作者〉赛斯.葛雷恩─史密斯
是电影、电视的编剧与制片,部落客和畅销书作家。在2010年发表的新作《吸血鬼猎人林肯》中,恶搞美国总统林肯,让他化身为吸血鬼猎人,内容已搬上大 银幕。

我无法道出自己的见闻,亦无法为自己的痛苦寻求抚慰,因为我若是这么做了,国家将陷入一片疯狂,或者人民会以为他们的总统疯了。我想真相恐怕只能存乎纸墨,封藏、遗忘,直到此处提及的每个人都归于尘土之后。

→一八六三年十二月三日,亚伯拉罕.林肯于日记首页

1

我还在流血……我的双手颤抖,就我所知,那家伙还在这里监视著我。远方某处有部电视机开著,一名男子正在大谈团结的问题。

那些都无所谓了。

此刻摆在我面前的这堆书册,才是唯一重要的,那大大小小的十本皮装书,各具不同的黑棕色色调,有的又破又旧,有的书套龟裂,书?近乎散落,彷佛轻轻一吹,便会化作飞灰。书堆旁边有一綑用红色橡皮筋绑紧的信札,有些纸页边缘留有烧痕,有的泛黄如这栋楼地下室中四处可见的菸屁股。在这堆古物中,只有一张醒目的白纸,纸上写了十一个我不认识的姓名,没有电话,也没有电邮,只列出九名男子和两名女士的住址,纸页下缘草草写著:

等待你

那男子还在某处发声。殖民者……希望……塞玛。

我手上拿的,是十本书中最小、最破烂的一本。褪色、老旧不堪的棕色封皮上,尽是刮痕与污渍,锁书的黄铜带扣早已断毁,里头的纸页,张张覆满墨水——有些墨色如新;有些褪到几乎难以辨识。书背上黏著一百一十八页双面手写的纸张,上面载满了各种渴望、想法、策略,和怪异的脸孔素描。里头有各种野史和细细表列的清单。我逐页展读,也看到作者的字迹从孩童时的拘谨恭敬,渐次蜕变成青年人的龙飞凤舞。

我读完最后一页后,回头张望,确定旁边没有别人,然后又把书翻回第一页。我得趁著理智被心中的狂念吞噬之前,再重看一遍。小书一开始便写著诡异而引人入胜的几个字:

亚伯拉罕.林肯的日记

2

一个初春的夜晚,当亚伯(为亚伯拉罕.林肯总统在书中的简称)战战竞竞地写下日记不久后,汤玛士(全名为汤玛士.林肯,为亚伯拉罕.林肯的父亲)将儿子叫到户外,坐在火堆边。他醉了。亚伯被叫去坐到树桩上取暖之前,就知道父亲醉了,因为他只有想喝到烂醉时,才会到户外生火。

这是他醉酒时最爱讲的故事之一:小时目睹父亲遭残杀,害他日后心灵深受创伤。可惜佛洛伊德的心理治疗还要几十年才会问世,在缺乏协助的状况下,汤玛士用所有铁齿的边区人士会用的办法来面对心灵问题:喝到烂醉,暂时忘却烦恼。亚伯唯一能感到安慰的,大概只有这一项了:他父亲是位说故事的高手,能将故事说得细致生动,他会模仿各种声调、动作夸张,声音抑扬顿挫,轻缓有律,是位天生的表演者。

可惜这出戏码亚伯已听过太多遍,都能一字不漏地背出来了:他爷爷(也叫亚伯拉罕)在肯塔基住家附近犁田,八岁的汤玛士和哥哥们看着他在五月的午后挥汗翻土,听到一群撒尼战士呼啸著从埋伏处跳出来攻击,惊骇不已。年幼的汤玛士躲到树后,看他们拿石槌敲破父亲的头,拿战斧割断他的咽喉。这些亚伯均能一一描述,连年幼的汤玛士逃回家报告消息时,奶奶脸上的表情都讲得出来。

然而此时汤玛士告诉他的,却不是这个版本。

故事开场跟以往一样,在一七八六年的酷热五月天。八岁的汤玛士和两个哥哥,乔书亚及莫迪凯,陪父亲到林子里一片四亩的空地上,空地离父子几年前合力打造的农舍并不远。汤玛士看父亲推著小小的犁,跟在老班后头,老班是一匹自独立战争前便一直跟著他们家的老马。炙热的太阳终于沉到地平线下了,俄亥俄河山谷沐浴在柔和的蓝光中,但天气依然热如「地狱中的火炉」,而且还很潮湿。老亚伯打著赤膊工作,让空气拂凉他强壮高长的身躯。小小的汤玛士握著?绳骑在老班背上,哥哥们则跟在后面播种,等著开饭的钟声响起。

到目前为止,亚伯都还耳熟能详,接下来应该就是他们被撒尼族攻击时的呼声吓到,马儿吃惊人立,把汤玛士摔在地上,然后他躲进林里,看到父亲被打死的一段了。可是这一回撒尼族却没有出现,接下来是一则全新的故事。二十多年后,亚伯在写给约书亚.史毕(Joshua Speed)的一封信中提道:

「其实呢,」父亲低声告诉我:「你爷爷不是被人杀掉的。」

打著赤膊的老亚伯沿著空地边缘的树林干活,就在离他和儿子们工作不到二十码处,传来「巨大的树叶沙沙作响声与树枝断裂声」。

「爸爸叫我把?绳拉紧,好让他听仔细,说不定只是几头鹿经过而已,不过我们以前曾经看过黑熊。」

他们也听过一些消息,说是撒尼战士攻击不设防的垦荒者:残酷地杀害白人女子与孩童,焚烧他们的房舍,活剥男人的头皮。这里是兵家相争之地,到处都是印第安人,提高警觉总是好的。

「沙沙作响声这会儿自树林另一处传来了,不管那是什么,绝对不会是鹿,而且不只一只。爸爸怪自己把枪留在家里,一边解开老班的?绳,他不想让坏人把马抢走,他叫哥哥们离开——派莫迪凯去取他的枪,命乔书亚到休葛斯驻扎站讨救兵。」

这时飒响声变了,树头开始纷纷下弯,彷佛上面有东西跃过。

「老爸加速解开?绳,悄声说道:『是撒尼族。』我一听,心脏差点没从胸口蹦出来。我望着林梢,等待一群野蛮人挥著短斧,高呼著从树林里杀出来,想象他们狰狞著红脸瞪著我,揪住我的头发……削下我的头皮。」

亚伯拉罕还在跟绳钩奋战时,汤玛士却看到有个白色的身影自「五十尺高左右」的树梢上一跃而下。

「那是一只在地面上飞的鬼,掠过天空时,白色的身体还泛起波纹,那是一只撒尼鬼,因为我们误闯禁地,前来摄取我们的魂魄。」

汤玛士看到鬼扑过来,吓到叫不出声,不敢警告父亲妖物就在他们上空。

「我看到一抹白影,接著听到一记毛骨悚然的尖叫。老班受到惊吓,将我摔在泥地上逃掉了,拖在牠身后的犁具一路跌撞。我抬头看着父亲刚才所站的地方,他已经不见了。」

汤玛士眼冒金星地挣扎站起来,他的手腕摔断了(但过了好几个小时后才发现)。那妖魔背对他,站在十五或二十尺外,像上帝般不怒而威地定定俯望他的父亲,老亚伯看起来好无助。

「他不是鬼,但也不是撒尼族的人,我虽然只看得到他的背部,但还是看出这个陌生人只是个男孩,并不比我哥哥大。一袭过大的象牙白衬衫,半塞在灰色的条纹裤里。他的皮肤也近似灰色,颈背上细小的蓝纹横生。那人文风不动地站著,有如一尊雕像。」(更多精采内容,详见远流出版《吸血鬼猎人林肯》)

更多充电一番新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