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康☆参加Joanna王若琳活动拿Pringo 随身印相机!                    留言☆就有机会参加4/18蔡秋凤小巨蛋演唱会!                    中时电子报☆实时娱乐新闻                    ☆「鸡排妹」郑家纯呛辣登《GQ》...请看GQ专栏                    娱乐情报☆掌握最新电视收视率,请点这里!                    ☆【连络中时娱乐网】 合作洽谈、新闻稿发布                    
  • 引用
  • 转寄
  • 打印
  • 字体:

心灵钥匙 (书摘)

  • 2012-02-04
  • 中时娱乐
  • 强纳森.萨弗兰.佛尔

奥斯卡的父亲在911事件中丧生,与母亲感情不睦的他意外发现父亲遗留下的神秘钥匙。为了找寻能开启钥匙的锁,九岁的他走遍了纽约五大区,在城市漫游中邂逅四百多人,展开了一趟爱与勇气又让人心碎的探索之旅。
◎同名电影由奥斯卡金奖导演史蒂芬戴尔卓执导,金奖影帝汤姆汉克斯与金奖影后珊卓布拉克联袂演出。

 〈关于作者〉强纳森.萨弗兰.佛尔
他的首本著作《真相大白》被评为最佳畅销悬疑小说,成为当代最具原创性的作家之一,并荣获多项奖项,包括美国国家犹太人书籍奖及纽约公共图书馆幼狮奖。曾经获得美国广场戏院颁发的「热爱生命文学奖」。著作被翻译成三十种语言,现居住于纽约市布鲁克林区。

我的第一堂柔道课是三个半月前的事。我对防身术真的很有兴趣,很明显地,妈妈认为我在最喜爱的铃鼓之外,要是能来点体能活动应该也不赖,因此就在三个半月前,上了我生平的第一堂柔道课。

班上总共有十四名学生,大家都穿著干净的白色柔道衣,首先练习互相鞠躬,接著便以美国人天生的方式坐在地板上。马克老师要我站起来,并说:「来踢我的要害。」这让我觉得超别扭的,于是我问他:「您说什么?」他伸出他的脚,再次说道:「我要你用全力踢我的裤裆这边。」他双手插腰,深呼吸后闭上了双眼,这时我才确定他是认真的。我一边叫他「荷西」,一边想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又说了:「尽管放马过来,把我的重要部位毁了也没关系。」「毁掉你的重要部位?」他眼睛仍然闭著,却忍不住一边笑一边说:「你试试看就知道,就凭你,是伤不了我的。

这就是我想示范给大家看的,只要经过训练,身体就能承受猛力攻击。现在快点来试试看吧!」我再度回答:「我是和平主义者。」但我想,跟我同年纪的小孩多半不懂什么叫和平主义者,于是便回头向同学们说:「我不认为攻击别人的重要部位是对的事。」马克先生听到后便说:「我能问你个问题吗?」我回头向他说:「『我能问你个问题吗?』就是在发问了呀!」他又说:「你想成为柔道大师吗?」我回答道:「不,我不想。」,虽然我也不想继承家业,经营珠宝生意。他说:「你想知道柔道学生要怎么变身成柔道大师吗?」「我每件事都想知道。」,我虽然嘴里这么回答,但这也不再是实话。他接著说:「柔道学生得先攻击老师的私处以后,才能变成柔道大师。」「这真有趣!」这堂课随即也变成我的最后一堂柔道课。

我真希望身上带著我心爱的铃鼓,因为在发生这一连串的事以后,我的心情依然十分沉重,这时,铃鼓能帮助我振作起来。我能用铃鼓演奏最好的一首歌是尼可莱?林斯基?科萨哥夫所作的〈大黄蜂的飞行〉,爸过世之后我得到一只手机,这首歌就是我特地下载的手机铃声。我能用铃鼓演奏〈大黄蜂的飞行〉还蛮令人惊讶,因为它的节拍又快又多,对我来说是件不容易的事,因为我的手腕其实还没发育成熟。

朗主动提议要买给我一组含有五个鼓的套鼓,虽然我觉得有钱并不代表能收买我的爱,不过我却问他,套鼓里是否有「知音牌」的铜钹。他说:「你想要什么都可以。」,并从我桌上拿了我的溜溜球,开始拿它玩蹓狗把戏。我知道他是想对我表示善意,但这个动作却让我更加火冒三丈。「这是我的溜溜球!」,我边说边把它一把抢了过来。其实我想说的是:「你不是我爸,你永远都没办法取代他!」

奇怪的是,地球虽然大小没变,死亡的人数却一直在增加,这样是否代表著以后总有一天,会没有空间埋葬人?去年我过9岁生日时,奶奶订了一套《国家地理杂志》送我,又因为我只穿白色衣服,所以加送了一件白色运动衣,但它的大小对我来说还是太大,所以那件运动衣我应该能穿很久。除此之外,她还把爷爷的相机送给我,我喜欢它的理由有两个,也曾经问过她,为什么爷爷离开时没把相机带走,她说:「或许他想把相机留给你。」

我却回她:「那时距离我出生还有三十年耶!」她说:「没差啦!」无论如何,有趣的是我在《国家地理杂志》里读到,现在人类的存活率已是有史以来最高的。换句话说,如果有人想演出哈姆雷特,他们是做不到的,因为现在的骷髅头数量不够用!

为了在未来找空间埋葬死人,我们是不是可以把摩天大楼往地底下盖?把这些地底摩天大楼盖在为活人建造的摩天大楼底下,就可以把死人埋在地底一百层楼深,死人就可以继续保存在活人的脚底下。有时候我会想象,是否能建个固定在某处的电梯、让建筑物可以上下移动的摩天大楼?

如果你想到第95层楼,只需要按下写著95的按钮,第95楼就会跑到你面前来。这应该会是很棒的设计,因为如果你在95楼时碰巧有飞机撞到较低楼层,这栋大楼就会把你平安地带到地面上,大楼里的所有人都可以平安获救,即使你那天不巧把装有翅膀的衣服遗忘在家里,也没关系。

我只搭过两次加长型礼车。虽然那辆礼车实在很棒,但是我第一次搭乘时还是觉得非常恐怖。我在家时被禁止看电视,搭礼车时也被禁止看电视,但礼车里有电视这件事还是让我觉得很赞。我问妈,能不能开到学校旁边绕绕,这样徒思佩斯特和敏奇就可以看到我坐豪华礼车。但妈妈说学校不顺路,而且到墓园去可不能迟到。我问她:「为什么不可以?」事实上,我认为我的问题问得真好,因为你认真想想就会发现:为什么不可以?

以前我是个无神论者,以前我不相信那些我看不到的东西,但现在我已经改变看法了。我相信人一旦死去,就代表他永远地死了,不再感受得到任何事情,也不能再作梦了。并不是说我现在会相信那些看不见的东西,因为到现在我还是不相信有神鬼的存在。我的意思是,现在我才觉得一切的一切都是非常复杂的。无论如何,事情并不象是我们把他埋葬掉的这么简单,真的。(更多精采内容,请详见凯特文化 《心灵钥匙》)

更多充电一番新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