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时报影剧新闻                    ☆娱乐好康、赠票活动,请点这里!                    ☆掌握最新一周电视收视率                    ☆【连络中时娱乐网】 合作洽谈、新闻稿发布                    
  • 引用
  • 转寄
  • 打印
  • 字体:

温德斯的电影旅程(书摘)

  • 2012-05-08
  • 中时娱乐
  • 亚历山大.葛拉夫

反对用影像说故事的导演,「故事」是上帝的替身?还是吸血鬼,将「影像」的血吸得一滴不剩!
◎本书深入探讨温德斯的电影作品,如何显示真实的时刻,解救影像的存在。

 〈关于作者〉亚历山大.葛拉夫
二○○一年获得爱丁堡大学电影研究博士学位,出版了诸多当代电影著述。。

第七艺术,正如其名,它能触及事物的本质,捕捉时代的气氛与潮流,以通俗的大众语言表现希望、恐惧与欲望──以任何其它事物无可比拟的方式。

一旦我们能够在电影或照片中显示有形的现实,使后者显得如同未经摄影机或其它光学装置的中介(亦即可以精确复制事物的外貌,但是在二度的平面上),我们就愈倾向于认为:日常生活的摄影式证据具有无可争议的真实性。即使大多数人都知道照片可以轻易造假,用来显示实际上从未存在的现实、或从未发生的事件,人们对上述想法仍深信不疑。电影足以产生有形现实的精确影像,说明了影像传达真实的主张在潜在上是可能的。因此,人们惯常地相信:从照片或几乎任何种类的摄影式影像所见的事物都是真的。自从摄影发明之后,英语甚至产生一句新的格言来反映这项说法:摄影机不会骗人(the camera never lies)。

电影摄影机本身是一种中立的设备,让人能制造出与原物有著不同程度的偏离的影像。罗伯.布列松(Robert Bresson)以下列方式表明摄影机──相较于其它记录装置──的中立,其中,他并引导我们注意这项事实──制造影像过程中的任何特定意图乃在于摄影设备的使用者,而非设备本身:

人的肉眼、铅笔、画笔或鹅毛笔无以捕捉的景象,摄影机却能在甚至对景象一无所知之下,以机器决绝的冷淡将之攫住。

如果有形的现实在影像中出现扭曲或任何其它的变形──尤其是远摄或广角镜头,那么除非是刻意要达到这种效果,否则一般都会尽可能纪录转瞬即逝的事物

将这种状况减到最低。埃德加.莫兰(Edgar Morin)认为:摄影式影象是透过对实物轮廓的类比而令人感到影像本身是真实的,即使摄影影像令人信服的能耐由于某些抽象化的面向──影像的二元平面性或有时是黑白的影像──而被折衷。同时,他将电影影像中对动态的表达──这基于电影的时间向度而成为可能──视为让人更感到电影影像彷佛为真的一个面向:

电影展开并继续著。在此同时,被化为动态的物体充满了空间…真实的动态与形式的显现,两者的连结产生一种具体生命的感觉与客观现实的经验。形式赋予动态一种客观框架,而这个框架赋予形式以具有形躯的块体(bodily mass)。

身为专注记录他身处的时代的电影拍摄者,温德斯以摄影/电影的影像做为其电影的基础,在其电影作品中,影像与现实的关系是他的电影美学核心。从温德斯的处女作的片名《地点》(Schauplatze/Locations,1967),不难看出这位导演从一开始就对观察环境充满兴趣。该片的几个片段被保留下来,并且剪辑到《再射一次》片中,而呈现出《地点》原本会传达的一种观察倾向,这种倾向也普遍继续存在于他往后的影片中。

这些早期影片显示一个人首次使用电影这项媒介时的兴奋心情,但还无法充分掌控这项工具的规则,反而被它的「神奇」复制能力带著走。这包括对物体与现实、以及真实的时空向度怀抱敬意,这明显见于温德斯几乎只使用不间断的长镜头与固定镜头,而且不以剪辑来营造人为的或戏剧的效果。许多场景、镜头与连续镜头都是从建筑物的窗户或行驶中的车窗拍摄的,格罗布因此形容看这些影片就像「从窗子看出去」。(更多精采内容,请详见时周文化《温德斯的电影旅程》)

更多充电一番新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