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赠票☆抢先看强尼戴普新作《全面进化》                    好康☆参加Joanna王若琳活动拿Pringo 随身印相机!                    中时电子报☆实时娱乐新闻                    ☆张景岚摘下宅男女神头衔...请看GQ专栏                    娱乐情报☆掌握最新电视收视率,请点这里!                    ☆【连络中时娱乐网】 合作洽谈、新闻稿发布                    
  • 引用
  • 转寄
  • 打印
  • 字体:

脚趾上的星光(书摘)

  • 2012-06-14
  • 中时娱乐
  • 姚谦

知名音乐制作人、作词人姚谦的第1本小说.第1部编导动画电影。历经3年,集成了音乐、演艺、美术、动画全方位的创作。
◎爱情可以容纳多远的距离,信任可以支撑多久时间。两年、两个人、两座城市,24封信。

〈关于作者〉姚谦
台湾知名音乐人、作词者、艺术收藏家。从事音乐工作长达20多年,发表创作6百多首动人歌词;音乐之外,担任中国多媒体音乐剧《琥珀》、儿童狂欢剧《魔山》的音乐总监。

序篇:我们远眺过的星光

你永远不会知道这一次会不会是最后一次,你也永远不会在发生时知道,这对你的生活将会产生什么样的改变。于是有些同样的事情第二次、第三次陆陆续续地发生了、展开了,然后静静地改变了你的人生,一切都是如此缓慢而安静。只能等到有一天你忽然发现了,才明白已不再是从前了。而发现的原因,往往都是因为「默默地习惯后的自己」要去面对「事情未发生前的自己」。这才知道这些习以为常的事情、风景、气味、脸孔都变成了回忆,已经不再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一段时间了。

例如遇到一个人改变了一段人生,或者做了一件事转变了一个想法,还是下了一个决定而扭转了原来的计画。这些忽然发生的事,都有可能把所有你预先想好的结局改写,无论你愿不愿意。

那次山月村的旅行真的很美好,地点、风景、气候都美得像偶像剧一样,也许是太美了,我们才有勇气下了这么大的决定,拿我们的爱情去冒一个这么华丽的险。但是如果没有当初的决定和后来那段日子的经历,我们又如何能证实爱情原来可以是那么脆弱又强大呢?

井山不是我一见面就会喜欢的那种男孩,但是所有见过他或认识我的朋友,在第一次见到他时,都会讶异地告诉我们:你们非常相像。起初我总是坚决地否认,不是因为井山的外表长得好或不好,而是在交往之初,我真的觉得他是一个完完全全跟我不一样的人,无论是外表或是个性,从他说话的速度、看人的眼神,或是不容易笑的脸上,真的没有一个地方让我觉得我们是相像的。

但说也奇怪,人与人之间气息的相互感染,往往是超过你想象的,就像在邓丽君〈我只在乎你〉的歌词里,作词者慎芝最经典的一句:「任时光匆匆流去,我只在乎你,心甘情愿感染你的气息。」在我们交往一段时间之后还是发现,被人说久了,我们也有了这样的认同。

也许是因为朋友们的这个说法,让我们对彼此有了更多的好奇,甚至到有一点迷信的状态,把交往的心情放入或多或少的顺应天意之势。当然,这样的催眠对我来说,很快就失效了。坦白说,我一直是不相信缘分的,我认为缘分只是一种说服自己的理性去相信感性的理论,太多感性的人相信了因而失望,所以从此否决了所有爱情。我妈就是一个例子,她这一辈子就败在这种失望中而无法复原。于是我发誓绝不重蹈她的覆辙,不相信缘分,但不放弃爱情。

只是当我和井山第一次裸裎相对,发现他右肩上的那颗痣时,让我不禁要惊讶地相信缘分了,因为在我左肩同一个位置上,也有著一个大小颜色相似的痣。井山他更是深信不移地认定我们交往的一切都是注定的。

只是我们一直都不够明白,其实爱情不是固定的完成式,它永远是个进行式,是可变的。就像我们接受了别人口中长得相像这件事,有很大的原因还是因为,我们也愿意而刻意地往相象是种缘分的暗示靠近,往这个彷佛原先已注定的情境走去。

在过程里,我们自然用了更多的时间来单独相处,脱离习惯已久的自我,去适应彼此说话的语气和眼神,再各自调整自己的习惯,接著又去了解彼此的家庭背景,然后整理自己的防备与期待。在贺尔蒙促使的好感中,默默持续地微调著自己迎合对方。

我们一起看过了许多电影、浏览了许多画展、去过一些美术馆、计画了几次旅行、开始喜欢上同样的歌曲、交换看过的书、讨论是否该共养一只宠物。甚至后来我们用同一个美发师,买了成对的咖啡杯,穿同一系列的牛仔裤,顶著气质相似的短发,以愈来愈相似的穿著在别人面前出现。于是朋友们开始说我们不只像情侣,更像兄妹了。喔,不是,是像姊弟。我们很顺利地让世界接受了我们是一对的期待和事实。(更多精采内容,详见推守文创《脚趾上的星光(珍藏书盒版)》)

更多充电一番新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