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赠票☆抢先看强尼戴普新作《全面进化》                    好康☆参加Joanna王若琳活动拿Pringo 随身印相机!                    中时电子报☆实时娱乐新闻                    ☆张景岚摘下宅男女神头衔...请看GQ专栏                    娱乐情报☆掌握最新电视收视率,请点这里!                    ☆【连络中时娱乐网】 合作洽谈、新闻稿发布                    
  • 引用
  • 转寄
  • 打印
  • 字体:

球来就打(书摘)

  • 2012-07-31
  • 中时娱乐
  • 涂芳祥、周彦彤

球来就打电影同名小说,一群极具天分却各怀鬼胎、需要热血教练登高一呼的高中棒球队员。他们的生命,因棒球而彼此交织、折磨、相惜、激励,付出的所有汗水与泪水,都将在今夏的棒球场上热血对决!
◎以前我们那个年代,打球有很多很糟糕的事,我希望,那不会再发生在你们身上!

〈关于作者〉涂芳祥(原创剧本)、周彦彤(小说共同创作)
涂芳祥,笔名黑米,原先是高科技产业的人力资源管理经理人,经历约十年,后来毅然决然转行电影编剧领域,现为自由作家。周彦彤,当过采访编辑、童书出版社编辑、主编。得过「林园文学奖」、「中和庄文学奖」等奖项。最喜欢猫咪,瓦旦、小黄和小梦。

球来,怎么打?

棒球对你是小事,在恁爸是赌性命啦!

闪烁著五彩灯光的包厢里,围绕著电视的沙发上,River端著一杯烈酒,目不转睛盯著电视,这时正在转播的是二○一○年广州亚运的棒球总冠军赛,由中华队对上韩国队。

这场比赛,不是一场单纯的棒球比赛。就像几十年来台湾所有的国际棒球赛事一样,这一战,除了棒球的输赢之外,国手们还肩负著振兴国家光荣的重大使命——尤其是跆拳道的漂亮宝贝杨淑君,在前几日的比赛里,不过是穿错一双袜子,就被狗养的韩国裁判搞掉那到手的金牌。

不管是跆拳道还是面板、DRAM产业,我们被韩国人欺负得够了吧?这口鸟气,不在棒球场上讨回来,是要我们台湾人怎么吞得下去?

一旁十几个身穿黑衣、顶著各种夸张发色的年轻小弟,有一搭没一搭地看着电视,一边和身旁的辣妹嬉闹著。其中一个头发染成鲜红色的小弟拿起麦克风,学著电视主播的腔调,播报起目前的战况:「三局上,他妈的投得有够烂的潘威伦终于下场,由陈冠宇接替投球,面对韩国选手李大浩,这球投出…哭爸!是支两分得分球,恁娘咧!是会不会投啊?」

「干!有够烂!是在投啥洨啦!」在场的其它小弟也跟著起哄。不过,坐在两名辣妹中间,一个染著金色头发,绰号「白目仔」的小弟,这时却显得相当开心,夸张地拍着手。River脸色铁青地看着白目仔,灌下一大口烈酒。

比赛继续进行,中华队又丢掉了两分,三局结束,以一比六落后韩国队。包厢里充满了此起彼落的「干」声。「烂死了!看不下去了啦!」前来助兴的辣妹们,也被这场比赛搞得心烦意乱。

白目仔的手机突然响起。

「喂…没在忙啦…比赛唷?有在看呀,难看死了…」白目仔起身往厕所那边走去。

「什么?等一下会逆转?你在作梦喔?没被扣倒(提前结束)就算赢好不好…」白目仔夸张地讲著电话,突然「砰」的一声,一个酒瓶用力砸向白目仔的后脑勺,碎裂的玻璃四处飞散,啤酒洒了一地,他痛得大骂出声。

「干,谁啦?」白目仔一手抚著自己的头,一面转头怒瞪在场的所有人。

原本嬉闹不已的房间,霎时鸦雀无声。River拿了一条毛巾走来,丢向白目仔。

「白目仔,很爽齁?」

「River哥,没啦…」白目仔摸著自己的头,露出痛苦的表情,后脑勺的金发被染红了一大片。

「没啥?恁爸在看球,你在碎碎念是在念啥?」

「没啦…我在故意讲反话,刺激中华队啦!」白目仔看着杀气腾腾的River,心中的不安取代了头上的疼痛。

River伸出一只手,用力掐住白目仔的脖子,另一只手从白目仔的手中把他的手机接过来。「喂,我River,你谁?」

白目仔的手机被抢走,而他的表情,就好像被狮子盯上的小羚羊一样惊恐。

「噢,你豆乾唷?…白目仔今天有没有签?…噢,签哪队?…嗯,没事了。」

River放开白目仔,狠狠瞪著他。

「全台湾今晚都在吃泡菜,你签韩国队赢?」River把手机丢还白目仔,用力坐回沙发。

「要是我们输了,你就知死!」River用力地朝桌子踹去,桌上的酒瓶小菜全都碎散在地上,而现场的小弟辣妹没人敢发出一丝声音。

白目仔悻悻然地坐进角落位置,皱了皱眉头。

这时,电视主播高喊:「呀!恰恰…又被三击不中啦!」River气到把桌上的橘子捏爆,白目仔低头看自己的胯下,表情扭曲。

漆黑房间里闪烁著电视的萤光。牛头犬Power趴在沙发上沉沉睡著。

「啵」的一声,乌米又打开一罐啤酒,一口气乾掉一大半。桌上早已散置了好几罐捏扁的啤酒空罐。

「比赛已经来到七局上半,刚才韩国队打者李大浩被四坏球保送上一垒,紧接著金贤洙击出中外野平飞安打,这时韩国队要换代跑了,由赵东赞接替二垒的李大浩。」电视主播继续播报著相当不乐观的赛事。

乌米盯著电视,表情非常凝重。

「姜正浩击出穿过中华队三游间的防守空隙,形成一支一垒安打,这支安打带有一分打点,韩国现在是以七比三领先中华队,比数再度被拉开…」。乌米狠狠骂了一声「干!」然后按下遥控器开关。整个房间顿时陷入一阵窒闷的黑暗与沉默。(更多精采内容,详见远流出版《球来就打》)

更多充电一番新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