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时报影剧新闻                    ☆娱乐好康、赠票活动,请点这里!                    ☆掌握最新一周电视收视率                    ☆【连络中时娱乐网】 合作洽谈、新闻稿发布                    
  • 引用
  • 转寄
  • 打印
  • 字体:

独立音乐 空间何在?

  • 2012-07-13
  • 中国时报
  • 王乾任

 日前,四百多名台湾音乐人齐聚立法院,五月天的玛莎也低调现身,为Live Band展演空间请命,拒绝让不合时宜的旧法规绑死了发展独立音乐十分重要的Live Band展演空间。

 事情是这样的,Live Band表演空间「地下社会」六月起多次遭到临检,以违反营业项目、消防安检等理由开罚,业主不胜其扰,最后决定停业。堪称台湾独立音乐摇篮的「地下社会」,是许多音乐人与乐迷的「圣殿」,停业消息一出,引发许多音乐人与乐迷的不满,作家欧阳靖更直接呛政府:「没有独立音乐,就不要谈文创。」

 「地下社会」的问题,我私自猜想,可能与师大夜市有异曲同工之妙,也就是经济学说的「僻邻效应」,当地居民不胜其扰(不一定是音乐声扰民,也可能是出入份子的喧哗扰民…)而去电检举,要求处理;非当地居民的乐迷、乐团却十分推崇而爱护(但是这些人可能根本不住在展演空间附近)。

 政府单位不能只是消极的搬出既有法规,依法行政,特别是用以对付对台湾文创产业发展有特殊贡献的单位,必须更为积极,勇于任事。如果的确是「地下社会」附近的居民不满而一再检举,政府单位应成为商家与居民之间的沟通桥梁。如果「地下社会」的确有法规上的问题,政府单位也应通盘地帮助业主找寻解决对策,看是推动法令修改,还是帮忙寻找适合的地点,劝导、游说搬迁。绝对不能只是「乐观其成」,如果政府真心诚意地想要发展文创。

 不久前才结束的第二场文化国是论坛,文化部长龙应台曾表示,如果有必要,文化部可以补助独立书店,让独立书店下乡。独立音乐也是多元音乐的摇篮,独立书店与「地下社会」这类的Live Band展演空间,两者其实本质上是一样的,都是以空间的力量来支持独立、小众、非主流的艺文创作。曾经的非主流,日后可能成为主流,台湾不少乐团之所以能够撑下来甚至壮大,就是有「地下社会」这样的展演空间的存在。

 当独立音乐不若流行音乐有经济实力可以强攻大型舞台,政府方面有没有合适地下乐团表演的固定空间,民间业者自己花钱投资经营的Live Band展演空间,就成了少数能让地下/非主流乐团锻炼实力,争取曝光的机会。然而,政府单位如若只是依老旧法规行事,却忽视像「地下社会」此类展演空间在音乐产业链中所扮演角色,甚或引发寒蝉效应,迫使Live Band展演空间纷纷收摊,长期来说,对于台湾的华语音乐的发展十分不利。

 Live Band展演空间的问题,当然不容易解决,毕竟台湾的都会区习惯了住商混杂,像「地下社会」这类会发出巨大声响且越晚越热闹的商业空间,的确会让附近居民困扰。然而,政府不能一方面高喊要发展文创,却又无视阻碍文创发展的法规与障碍。虽然都是培育「独立」的摇篮,我们的政府更关爱的似乎是不会吵到邻居,看起来安安静静,很有气质的独立书店,对于热热闹闹、慷慨激昂,喝酒吃肉的Live Band展演空间,则显得不知如何是好。

 不久前,「视觉艺术」领域的百余名创作人也跳出来抗议,指称文化部完全忽略「视觉艺术」领域。从「地下社会」到「视觉艺术」,我们不难发现,政府对于哪些文化应该被补助、奖励、投资,有一套自己的筛选标准,似乎有些一些领域,就是得不到「关爱的眼神」。文化部若不能开放心胸,全面检视每一个文化/文创领域,而是以特定美学偏好来推动文化艺术/文创产业,未来恐怕会有更多文化/创作人走上街头,而且还可能遗漏了具有经济潜力的文化事业(如,霹雳布袋戏也得不到政府关爱的眼神)。

 (作者为文字工作者)

更多影视评论新闻

Top